稳耐风波愿始从


夕阳西下。
我看着AI坐在斯台普斯客队替补席上,呆呆望着场内发生的一切。他看着科比在他面前超越了他领先十三年的得分,听着为24号的喝彩,再看着记分牌上一点点被拉大的分数,他只是呆坐,眼神迷茫,无动于衷,仿佛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。惨败,又是惨败,第三次惨败。哨声响起,他低着头,快步走出球员通道。我看得到他的背影看不到他的落寞。
怎么能低头离开斯台普斯?就在一年前他还是昂首走出去。八年前他只手遮天,梦想就断裂在这金黄的球馆,唯一一次六月的征战,旧队友,老照片,八年的风霜,未改的容颜,怎敢遗忘那些瞬间?最震耳欲聋的欢呼,让洛杉矶的轻歌曼舞画上一道休止符,晃倒泰龙卢,最骄傲的迈步,是谁再说,他踏上的是一条荆棘密布,无人可能成功的路?
只是,八年了,我们早已认不出那块泰龙卢摔倒的地板。
物是人非。
隔了个半个地球,有人在心痛。

隔了半个美国,也会有人难过吗?
流年,剪影,十年。
费城,1996,状元,三号,金链子,狐朋狗友,唱片,嘘声,对神的挑战,拉里布朗,训练,爱恨交错,忠诚,2001,洛杉矶,MVP,得分王……
时间,路途,前进的光,没有回望。
以为会与费城到地老天荒,只是寥寥的胜场,深深的惆怅,时光在云顶嘹亮地唱,分别的波澜轻轻地荡,刻不下的时光,注定一人去流浪。
再见了,我爱的费城;
再见了,我们爱的AI。
断肠人去天涯。
天涯远吗?不远,他在天涯,天涯怎么会远!

谁道飘零不可怜,断肠人去自经年。
那个精灵飞翔的故事还在上演,只是不再属于瓦乔维亚球馆。只是那个夜晚,是个例外——
那个夜晚很美,他们的欢呼他们的笑,他们的拥抱他们记得他的好。他的亲吻他的奔跑,他微微润湿的双眼,告诉我们他同样忘不掉。
WELCOME BACK, AI,THANKS FOR TEN GREAT YEARS OF HEART&SOUL.
轻轻把手放在耳边,绕场慢慢的跑,聆听。
还记得吗?费城的欢呼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。
俯身,深深的亲吻。
WE MISS YOU,AI.
费城的天空,我们想你时,它落泪了。
风雨中,陪你走,不要相忘于江湖。
可,踏上回丹佛的飞机,便是陌路。
天咫尺,人南北。

叹人生,几番离合,便成迟暮。
三年了,沧海桑田,人事变迁,谁会相信什么永远。
当他终于回到家,发现一切都变了样,是熟悉的让人陌生?还是恍如隔世陌生的让人难过?
曾经的一代枭雄,走到穷途末路,不甘就此推出,于是来场豪赌,一次搭上全部,输了就退出江湖。
感谢我爱的费城——他的退役宣言里这样说。
终于等到了费城的橄榄枝。
我们爱的AI,请回家。
有一种答案叫落叶归根。
俯身,深深的亲吻,第二次。
弧线不同了是吗,可那份情意此生不变。
谁谓我生,我思议如风,历历人生。

莫回首斜阳下,诉不尽离人话。
当费城故事确定未完待续时,我高兴的快要疯掉,你没有去湖人,谁在乎什么总冠军?我只要你幸福。
有些泪水是坚硬的,它从英雄的脸上滑过,但与懦弱无关。
AI说,那是看到家门后的鼻酸反应。
多好!爱费城的AI又回到了爱AI的费城。
从此无关胜负,誓死守护。
陪君醉笑三万场,不用诉离殇。

落魄江湖还载酒,一种悲凉滋味。
当两个费城之子相遇在费城——他出生成长的地方,他扬名立万的地方。他们早已不如十三年前那般锋芒毕露。久经沙场,看惯人世冷暖,他们,已不再年轻。
只是他正如日中天,他似乎已日薄西山。
有悬念吗?有奇迹吗?有人相信吗?
似乎费城倒戈喊几声MVP也是正常的。
只是他摇头,说不。
那美妙的第三节,十五分,已无需我赘述。
兄弟友爱之城的尊严,从来都要他来维护。
没有悬念,没有奇迹,剧本已写好,不会改变,我们输了,只是,我们开始相信:
弯弓射日,看我卷土重来。

谁谓我悲,意如花信,瞳清若水。
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还会看到阿伦艾弗森穿上那件印有SIXER的球衣——那件神圣的为曾有旁人触动过的球衣,自始至终只属于一个人的球衣。
我看着你在费城,看着你与费城荣辱与共,休戚相关,还你那份倔强,许你那份坚强。享受你的每一场胜利与失败——我也不清楚这样的日子还会有多久,如果费城真的是你的最后一站,我们陪你走完,直到你离开你最爱的篮球场,直到那件三号球衣在瓦乔维亚上空飘扬。

任往事随风,他们自随波逐流,自始至终,稳耐风波愿始从。


这篇文章是我女票大概在2009年【那个时候她真是青涩又可爱(/▽\=)】写在百度空间里的,但是百度空间在15年就关闭了。然后我就要来发到自己的博客里,作为一种回忆 o(^▽^)o【还是自己的网站靠谱~


文章标题:稳耐风波愿始从
文章作者:cylong
文章链接:http://www.cylong.com/blog/2016/06/09/iverson/
有问题或者建议欢迎在下方评论。欢迎转载、引用,但希望标明出处,感激不尽(●’◡’●)